金金網
進入舊版
掃碼進入手機版
當前位置 :首頁>小荷出水 > 詩教園地 >

《王老師說美文》(十八):每逢佳節倍思親

2020-01-21 11:45:25來源:作者:王宜早

  

  王老師簡介

  王老師,本名王宜早,1942年出生。曾任南京市教學研究室主任,是南京曉莊學院退休文學教授,長期從事教育工作,教過中學、大學,教過的課程有中國古代文學,古代漢語,中國漢字學,書法等。曾任南京詩詞學會副會長,南京詩詞雜志主編,現在是南京詩詞學會顧問,江蘇省詩詞協會常務理事。王宜早先生還是一位書法家,書法師從著名書法家、書法教育家沈子善先生,主要學習王羲之書法,兼學傳統各家,追求漢唐氣象、風雅品格。他是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,曾任省、市書法家協會理事,南京市書法教學研究會會長等。

  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

  王維

  獨在異鄉為異客,每逢佳節倍思親。

  遙知兄弟登高處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

  王維(701——761),字摩詰,著名的山水田園派詩人,人稱“詩佛”(李白稱“詩仙”,杜甫稱“詩圣”,白居易稱“詩魔”,劉禹錫稱“詩豪”)。祖籍山西祁縣,隨父遷居蒲州(今山西永濟),遂為河東人。從小就聰明,長得帥,會作詩,又會畫畫,還彈得一手好琵琶。廣為結交上層人物,得到岐王李范和玉真九公主的幫助,中了狀元,當上了太樂丞,管理宮廷樂團。歷經宦海沉浮,官終尚書右丞,世稱王右丞。王維精通佛學,晚年購得宋之問在終南山下藍田縣的輞川山莊,營建成山水園林,接母親在此參佛,母親去世后,捐獻給寺廟。傳世詩作400多首,傳世畫作有《輞川圖》臨本。蘇軾評價王維的詩畫說:“味摩詰之詩,詩中有畫;觀摩詰之畫,畫中有詩。”

  《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》題下原注:“時年十七。”王維十五歲就離開家鄉山西永濟,直到二十一歲中了狀元,六、七年間往返于都城長安與東都洛陽之間。這段時間干什么?讀書,參加考試,與名士交游,拉關系走后門。一個人離家在外,盡管不愁生計,但客子寂寞和鄉愁的折磨仍然是無法回避的。憶:想念。山東:不是指今山東省,而是指蒲州永濟,永濟在函谷關和華山之東,故稱“山東”。兄弟:這里是指四個弟弟。詩中的“思親”,包含對弟弟們的思念,也包含對父母親和一個妹妹的思念。九月九日:重陽節,也稱重九節。民俗:重九要登高、吃重陽糕、飲菊花酒、頭上插茱萸(zhu1yu2)。茱萸:又叫草決明,一種落葉小喬木,開小黃花,香味奇異,傳說佩戴它可以辟邪。重九登高活動是全家人都參加的。王維不能參加,所以感慨尤深。

  獨在異鄉為異客,每逢佳節倍思親。

  我孤獨地身處外鄉,作為一個流浪漢,每逢美好的節日,都會加倍思念家鄉的親人。

  獨:獨自,孤獨。這個“獨”字是這句詩的詩眼,是籠罩全詩的情感基調,也是“憶”的心靈根據。異鄉:外地,他鄉。異客:寄居外地的客人??停翰皇嵌Y尚賓客之客,而是漂泊寄居之客。“異鄉”、“異客”,兩個“異”字,看似疊床架屋,詞義重復,這是一種特殊的修辭方式,追求的表達效果是,強調孤獨、漂泊的感受。佳節:美好的節日,如春節、中秋、重陽等。王維離家已經三年,已經在異鄉度過了好幾個佳節,所以說“每逢”。這一句雖是泛泛說來,實際上是專為九月九日而發:又到了重九佳節,我更加思念家鄉的親人。

  讀者和詩人的互動,經常會遇到并不契合的情況。詩人以籠統的話來說專門之事,而讀者呢,往往只記住他的籠統的話:“每逢佳節倍思親”。這句話說出了讀者的普遍感受;讀者以自己大量的具體感受,充實了這句籠統的話,往往并不在意是九月九日還是八月十五。“每逢佳節倍思親”成了我們從這首詩中提取出來、廣泛運用的名言警句。我為本文命題的時候,也借用了這句詩。

  作詩的人當然必須用力去提煉語言以表達籠統的感受,但必須更加用力地去提煉語言以表達專門的具體感受。

  遙知兄弟登高處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

  這兩句表達的就是九月九日的具體感受。它是“每逢佳節倍思親”的具體化。九月九日兄弟登高,我雖然不在場,但是我知道,他們給每個人佩戴茱萸的時候,弟弟們會說:“嗨!少了一個人,大哥不在。”小妹會說:“嗨!少了一個人,大哥不在。”父母親也會說:“嗨!少了一個人,老大沒有回來。”明明是詩人在思念父母弟妹,詩句卻說,父母弟妹在思念他。就好像杜甫的詩句:“遙憐小兒女,未解憶長安”,說小兒女還不懂得思念自己,從對方寫自己,表明詩人思念之深,更加沉痛。本來應該是“遙想”,現在卻說“遙知”,我知道肯定如此,無可懷疑。這種“反觀”的寫法,自信的語氣,比一般的正面表述,具有更加感人的力量。

  從題目可知,“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”,詩的后兩句表達的就是題目的內容。而詩的前兩句則是作為背景,是寬泛的概括的敘述??梢娺@首詩在結構上是符合一般的絕句結構法則的。背景的概述緊緊抓住了兩個要素:“佳節”(九月九日)、“思親”(憶山東兄弟),為下文的展開提供了

  無限廣闊的空間。后兩句放手安排特寫鏡頭,運用特征性的場景細節和語言細節,以表達自己,感染讀者:遙知兄弟登高處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確實是“詩中有畫”,它給我們展現了一個視頻鏡頭:家人,山頭,茱萸。家人在遍插茱萸,他們在說“少了一個人”。沒有眼淚,只有幾句溫馨的話語。

  后兩句詩,“反觀”的客觀性效果、“遙知”的自信性語氣,激發了讀者的認同感。我們中華民族歷來重視親情。分布在世界各地的中華兒女,思念祖國、思念家鄉、思念親人,特別是到了中國的農歷佳節,他們吟誦王維這首詩,常常忍不住熱淚盈眶。

  

王宜早書法作品

編輯: 戴梅梅

彩乐乐彩票网